1. 古代士兵打仗時為何要排兵布陣 如果不做又會怎么樣

      對古代打仗為什么士兵要先排好陣型很感興趣的小伙伴們,歷史資料小編帶來詳細的文章供大家參考。

      《資治通鑒·晉紀十九》顯宗成皇帝下永和三年(公元三四七年)記載了這么一件戰役。后趙石虎派遣涼州刺史麻秋率兵8萬進攻前涼。

      《資治通鑒·晉紀十九》秋帥眾八萬,圍塹數重,云梯地突,百道皆進。

      不久石虎又派中書監石寧率領2萬多人為麻秋的后援,石虎的目的便是讓麻秋滅掉前涼。這時候,前涼王張重華讓謝艾率步騎混合軍3萬人,前去迎戰麻秋。

      《資治通鑒·晉紀十九》重華以謝艾為使持節、軍師將軍,帥步騎三萬進軍臨河。

      謝艾知道后趙實力強大,不可力敵,只能智取。他以自己為“疑兵”,在戰場上吸引住麻秋。謝艾將胡床搬出,自己坐在胡床上指揮諸將,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。

      麻秋看到謝艾這番“表演”,便以為前涼有詐,不敢貿然前進。當然這時候麻秋不會干等著,而是會派出哨探四處打探,看看前涼是否真的有伏兵。不過這些情報的收集是需要時間的。

      在后趙“遲疑”的時候,謝艾早已派遣大將張瑁抄小路,攻擊麻秋后方去了。當張瑁開啟攻擊后,謝艾的主力則全軍出擊,前后夾擊下大敗后趙軍,麻秋一人騎馬逃走了。

      別將張瑁自間道引兵截趙軍后,趙軍退,艾乘勢進擊,大破之,斬其將杜勛、汲魚,獲首虜一萬三千級,秋單馬奔大夏?!顿Y治通鑒·晉紀十九》

      這里有個疑問:為何實力占優的麻秋,在謝艾、張瑁前后夾攻下會敗的如此慘?

      若要解釋這個問題的答案,就不得不提“軍陣”,因為麻秋之敗,便涉及到“軍陣”對一支部隊勝負的影響。

      先說說陣型對一支軍隊的重要性

      戰爭靠的是團隊作戰,團戰便需要配合。古代戰場小則幾十上百人,多則上萬十幾萬人,如此龐大的數字,若沒有一套相應的方法,將帥如何指揮?

      將帥指揮依靠的鼓聲和令旗,士兵根據不同的鼓聲和令旗,或前進或后退。但士兵怎么前進、后退,卻是依靠“陣型”來實現的。前進有前進陣型,后退有后退陣型,不可胡亂進退。

      只有軍隊保持著“陣型”,才能在接下來的戰爭中取得勝利。

      古代有很多以“財物”為誘餌引起敵人士兵哄搶,然后趁機出擊的戰役。這便是利用財物,將敵方的陣型破壞掉。敵人陣型一亂不管是1000人還是1萬人,失去統一指揮的士兵,在戰場上只會落敗。

      晉懷帝永嘉元年,石虎帶兵保護輜。晉將紀瞻就是以“財物”為誘餌,引起石虎的士兵的搶奪,將石虎擊敗。

      石虎只能向石勒大軍逃去,紀瞻在后方緊追不停,到了石勒大軍前發現其“結陳待之”(“陳”通“陣”), 紀瞻便引郡退去。

      石虎“陣型”散亂,紀瞻就敢攻擊,但當石勒已經結陣之后,紀瞻便知道失去了攻擊的最佳機會,只得退去。

      勒引兵發葛陂,遣石虎帥騎二千向壽春,遇晉運船,虎將士爭取之,為紀瞻所敗。瞻追奔百里,前及勒軍,勒結陳待之;瞻不敢擊,退還壽春?!顿Y治通鑒·晉紀十》

      因“陣型”而敗的還有前秦苻堅與東晉謝玄的淝水之戰。

      苻堅號稱秦軍百萬!百萬或許有些夸大,但幾十萬還是有的。但戰爭并不是人越多越好,因為人越多變數便越多,將帥指揮起來就會吃力(主要是因為通訊不便,會造成軍令執行的一定延遲,引起“失誤”)。

      好比秦末的韓信,他最厲害的地方不是他的謀略,而是領兵的數量。俗話說:韓信將兵,多多益善。無論是五千人,一萬人,還是十萬人,韓信對軍隊總能如臂使指,取得一場場勝利,這是將帥個人的指揮能力。

      說的有點遠,繼續說我們的淝水之戰。

      當苻堅與謝玄對峙淝水的時候,雙方都是已經排好“陣型”,秦軍“列陣逼淝水”,晉軍則是“勒卒數萬,陣以待之”。若這時候若雙方開戰,便是以陣沖陣,苻堅軍隊“人數眾多”的優勢變會放大,對謝玄極為不利。

      這時候謝玄便對苻堅說:你往后退退吧,讓我過河去,然后咱們再開打。苻堅同意了,“麾師卻陣”。

      苻堅這一退不要緊,打亂了己方陣型,謝玄便趁此機會發動猛攻。苻堅這時候再想讓士兵“結陣”反擊已經做不到了。因為晉軍能做到“部陣齊整”,而秦軍卻做不到了。

      古代戰爭對陣型的重視

      “布陣”的核心便是對士兵的“排列組合”,在古代把將帥對軍隊士兵的指揮稱為“排陣”,在后期軍隊甚至有專門的“排陣使”這一專門的職位。

      五代的梁漢璋便曾在后晉任 “馬軍都排陣使”,北宋李繼隆在澶淵之戰時“命為駕前東西排陣使”。這一職位便解釋了將帥的主要職責——排陣。

      排陣需要從軍隊的基本組成單位開始,先一卒、一伍,然后組成一列,一列又到一隊,一隊到全營,乃至全軍,只有全軍排陣完畢,才能進攻或防守敵人。

      岳武穆曾說:“陣而后戰,兵法之常?!痹里w的意思便是戰爭需要先排好陣再開打,這是兵法的常識。

      《九歌·國殤》:“凌余陣兮躐余行,左驂殪兮右刃傷”(躐音同列,踐踏,驂音同參,戰車的馬,殪音同意,殺死的意思),描繪的便是敵人沖擊“我方”排好的陣,打亂“我方”陣型的事情。

      關于“陣而后戰”還有春秋時期的鄢陵之戰?!蹲髠鳌こ晒辍酚涊d了晉楚之間的這一場戰爭。

      楚軍為了取得對晉軍的優勢,趁著天還沒亮便“壓晉軍而陳”(陳都是陣的意思)。這是什么意思?這就是說楚軍先一步排好陣列,把晉軍的營地給堵了。

      晉軍若出營去排陣,楚國肯定會趁機攻擊,晉國在與楚國的對戰中便會處于下風。于是晉國的士燮便想讓晉軍撤退,以免以弱勢對抗楚軍。

      士燮的兒子士匄卻出了個辦法,“將塞井夷灶而為行也”。營地內所做飯的灶臺等等,所有的東西都移開,將營地空出來。晉軍先在營地內排好陣型,然后把營地的墻與門推倒,在列陣出去與楚軍大戰。

      晉楚鄢陵之戰的結果是晉軍大勝楚軍。

      從這一場戰爭可以看出,能不能排陣關系著己方打還是不打的問題。因為對方排好陣,而自己卻沒有,那便意味自己處于劣勢。

      孫子有云:勿擊堂堂之陣(《孫子兵法·軍爭》),就是說不要輕易去攻擊陣型嚴整、實力雄厚的陣列。

      那么如何看一支軍隊能否攻擊呢?

      在《淮南子·齊俗訓》記載,凡“軍而不陣”、“陣而不整”、“在陣而囂”,就證明了這支軍隊“莫有斗心”,若這時候攻擊是十分有利的。

      《漢書·李陵傳》記載李陵與匈奴作戰,“引士出營外為陣,前行持戟盾,后行持弓弩”。李陵用的便是不同武器配備組成的陣列。

      正是由于李陵孰知“陣法”,才能憑借5000人對戰匈奴3萬騎兵數日夜,并斬殺大量匈奴士兵,匈奴卻始終無法靠近李陵陣型一步。最后直到李陵軍弓矢用盡,才戰敗,不得以而投降匈奴。

      陣型的變化趨勢——從苗條變得“肥胖”

      在先秦時期,步兵的陣型排列應該是橫向窄,縱深長的陣型,若用人的身材形容便是苗條。這里有兩個例證。

      《國語·吳語》中,吳王夫差要與晉國爭霸主地位,便將己方的士族排好陣列以威懾晉軍。書中記載“陳士卒百人,以為徹行百行”,100人一行一共100行。因為士兵要拿武器,要行軍,因此前后士兵的間隔必然是大于左右間隔的。所以這時候吳軍陣型便是頭窄身子長的長方形陣型。

      另一個例子便是秦始皇的兵馬俑。西安出土的秦軍兵馬俑坑,盡是正面窄縱深長的長方形隊列。

      為何先秦時期如此排陣呢?因為當時步兵剛剛起步,戰車還沒有退出歷史舞臺。先秦戰場往往會出現以步兵對抗車兵的情形,所以步兵方陣必須縮小自己的“受力面積”,減小被戰車的攻擊概率。但然戰車仍需戰車來抵擋,士卒的血肉之軀是擋不住戰車的。

      這個時候的步兵還沒有成為軍隊的“主力”。但隨著戰爭的發展,步兵成為主力兵種,步兵的陣型也從“窄型”向“扁平”發展。

      比如上文提到的李陵的“二行陣”。因為匈奴都是騎兵,騎兵速度快,很容易包抄漢軍的側翼與后方,若擴展軍隊前部的寬度,則會對匈奴產生更大的攻擊面積。

      在《大唐衛公李靖兵法》中,步陣隊列是5個橫行、每行則有10人的50人隊伍,《紀效新書》中的“立隊法”則有4個橫行、每行5人的20人隊伍。之所以陣型向“扁平”方向發展,原因卻是多樣的。

      一個是戰場的指揮。古代士兵的基礎指揮,比如伍長、隊長等,往往都是在第一行。若隊型縱深太長,傳達命令極其不易,甚至后方會聽錯命令。戰場上事關生死,稍一小失誤就可能導致己方的覆滅。

      還有就是步兵若排陣太長,很可能出現前方士兵死光了,后方士兵還沒有接敵這樣的情景。扁平陣型,更有利士兵的“運用”。

      陣型的變化都是領兵的將領,在無數的戰爭中摸索而來,其中的代價便是數不清士兵的死亡。

      一場戰役中陣型的具體運用

      公元328年,后趙石勒與前趙劉曜在洛陽展開大戰?!顿Y治通鑒》記載“(劉曜)陳于洛西,眾十馀萬,南北十馀里”。(古代一里為400多米,這里為了便于計算便取1里為500米)

      古代軍陣排列,一個士兵占據的橫向長度約為1米,也就是說南北十里的長度劉曜便需要布陣5000名士兵,那么縱深僅有20名士兵。劉曜的陣型已經完全處于“扁平”狀態了。若從高處往下看,難免不是一條南北方向的大橫線。

      劉曜為何這么做?我們來慢慢解釋。

      劉曜當時是在攻打被后趙占領的金墉城(金墉城在洛陽西北角)。石勒卻親自率領大軍前來救援,劉曜為了迎擊石勒只得“使攝金墉之圍,陳于洛西”,劉曜放棄攻打金庸,在洛陽城西方列陣,準備迎戰石勒。

      我們先看看《資治通鑒》中如何記載這場戰爭:

      中山公虎引步卒三萬自城北而西,攻趙中軍,石堪、石聰等各以精騎八千自城西而北,擊趙前鋒,大戰于西陽門。勒躬貫甲胃,出自閶闔門,夾擊之。

      石虎的步卒來自金庸城,石虎從城中出來碰到的是劉曜的中軍,也就是劉曜的主力,那么劉曜自然也在此。這個時候雙方交戰的方向在洛陽的西北。

      劉曜需要擺開陣型,因此他便讓軍隊向南方鋪展,將軍隊陣型拉開。

      劉曜的軍隊有數量上的優勢,若將陣型拉開縱深變淺,對石勒軍極為不利。劉曜來開縱深有20人,若石虎的三萬人拉開僅有五、六人了。

      石勒當然不能讓劉曜將陣型展開,只得讓石堪率領8000騎兵,從西陽門(洛陽西城的中門)出發,正好截住了劉曜的前鋒。劉曜一看遭遇石勒軍,便立即“揮陳就平”,這時候劉曜的大軍已經鋪開了半個洛陽城的長度,從最初的西北方向繼續向南方鋪展。

      石勒雖然截住了劉曜,但形勢仍對其不利。因此石勒只能親自上陣,從閶闔門(洛陽城西城的一座城門,在西陽門北面)出擊,攻擊劉曜軍中路。劉曜軍被前后夾擊,再加上其飲酒過度,腦袋混亂,最后被石堪擒獲。

      劉曜戰敗不是敗于戰術,他的向南鋪展陣型的做法是完全正確的。他之所以敗是其沒有正視對手(戰中還繼續喝酒),再加上石勒的果斷出擊,在劉曜的戰陣成型前便將其截住,否則哪怕石勒最終勝利,也得付出慘重的代價。

      劉曜將陣型便得“扁平”目的便是為了包圍石勒軍,因為石勒軍人數少,劉曜完全能夠對其包圍。

      當軍隊數量占據優勢的時候,便可以讓中軍主力正面迎敵,兩翼向外展開對敵人實行包圍打擊,對敵人形成壓力,然后主力一舉殲滅敵人。

      了解了“陣型”對軍隊的重要性,我們回到最初的問題,麻秋被謝艾前后夾擊而失敗,最大的原因便是麻秋的陣型亂了,無法對軍隊形成有效指揮。好比人打架,結果發現手腳不聽使喚了,結果自然是自己被打得鼻青臉腫。

      麻秋軍本來的著重點是正面,也就是謝艾方向,排的陣自然也是針對謝艾的。但張瑁突然從其后方冒出來的時候,麻秋后方是處于“不設防”的狀態。

      麻秋為了迎戰張瑁,自然得改變陣型。當麻秋陣型一變的時候,便是主力謝艾出擊的時機。若謝艾不進攻,麻秋很快就會收拾掉張瑁。

      因為張瑁的“奇兵”人數肯定不會太多,對麻秋的殺傷力太小。但謝艾的主力再來攻擊,麻秋就扛不住了,退路被斷,前方又有強敵,自己的陣型又亂了,戰敗就不足為奇了。

      奇兵不在于人數多少,而在于奇。試想下,雙方正在焦灼廝殺,己方的側翼突然出現一股“奇兵”,自己肯定得調集一部分士兵去防備這股奇兵,但這部分士兵先前負責的區域就出現了漏洞。敵人便會全力攻擊這個漏洞,勝敗便注定了。

      因此古代行軍作戰,往往會在主力的側翼布置一部分的力量,以防對方的“奇兵”突襲。

      當然這里的陣列指的是普遍戰場中的陣型。古代兵家排兵布陣講究的是“因地行權”,針對不同的地形、環境、敵人布置不同的戰陣。

      還是那句話,沒有永恒不變的“戰陣”。將帥才是勝負的關鍵,若只會用“死陣”,哪怕是諸葛武侯的“八陣圖”,也不會讓你取得勝利。

      評論

      • 華聲推薦
      • 國內
      • 影視
      • 國際
      • 財經
      • 汽車
      • 百科
      • 觀察
      • 探索
      • 債券
      • 理財
      • 產經
      • 兩性
      • 直銷界
      • 聯播
      • 法律講堂
      • 未解之謎
      少妇高清无码A片